<div id="ukgws"><s id="ukgws"></s></div>
  • <sup id="ukgws"></sup>
  • <li id="ukgws"><ins id="ukgws"></ins></li>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州情 | 文化 | 图片 | 视频 | 旅游
      现在的位置: 海北新闻网专题
    【我和我的祖国】把根留在祁连山的老红军|追忆红西路军战士马守先
    来源: 海北新媒
    发布时间: 2019-02-28 10:31:59
    编辑: 潘定措


           雄伟的祁连山横穿河西走廊,1936年11月到1937年5月,红西路军21800多名英勇将士沿着冷寂的丝绸古道,将热血溶进了草原的黎明之中,为争取民族独立和中国人民的解放,把自己的信念和生命铸入了雄浑粗犷的荒原和雪山!

           到今天,八十三年过去了,那些长眠在祁连山的?#19968;輳?#37027;些生活在异地他乡的四川娃子,他们在午夜?#20301;?#30340;时候,还会重?#30340;?#29255;被碧血染红的黄沙吗?

           春天来了,祁连山湛蓝的苍穹下,几缕犹如轻纱的云烟缭绕在青色的山峦,洁白的羊群漫步格桑花盛开的草原,恰似珍珠洒落草地溪水间,祁连山草原的早春以它独有的清新,给人以肃穆恬静。

           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祁连县八宝镇冰沟村是一个纯回族村,全村531户人家,?#19997;?801 人,也是八宝镇的一个?#19997;?#22823;村,坐落在距县城8公里处的牛心山下,湟嘉公路傍村而过,祁连县著名的森林氧吧露营基地就坐落在冰沟村向南的祁连林海当中,路过的行人和游客从远处就可以眺望到修建在冰沟村中央的清真寺高耸入云的喧礼塔,悠扬的邦克声使这个布局在乡野田间的村落充满了让人向往的情愫。然而,谁人又能想到,就在这个冰沟河畔的小小村落里,还掩藏着许多鲜为人知的历史故事,居住着一位曾经穿?#26143;?#26519;弹雨?#34013;?#22797;生的老人。

           由于工作性质,我曾先后多?#38395;?#21516;省州县领导和有关西路红军研究及史志撰写专家探访过马守先老人居住在冰沟村的略显简陋而平实的农家小?#28023;?#27599;一次与老人的相遇,我把它看作是一次?#32557;?#24180;龄鸿沟的心灵之约,是感受革命战士出生入死?#27425;?#30495;理、解放人类的一次精神之旅,祁连山广袤的草原与黑河之源的雪水相融在一起,撑起了高原儿女团结进取,建设美好?#20197;?#30340;祈愿与行动,马守先老人激动、幸福的笑容和人们的?#31895;亍⒊现?#28201;暖的问候与祝福,幻化成中国最美草原上动人娇艳的格桑花盛开在每个人的心中。

           马守先,原名杨守先。祖籍四川,12岁参加红军。在红四方面军三十军八十九师童子军剧团当演员。

           每?#30887;?#36215;那段艰难而难忘的岁月,马守先老人的思绪便翻腾如浪,穿过斜风细雨,穿过了岁月的时空……

           1936年跟随西路红军进入河西走廊,在甘肃临泽县倪家营子驻了几个月后,与前来围剿的马步芳骑兵进行了殊死鏖战,但马家军越来越多,他们被马步芳的骑兵包围了。部队被打散后,童子军剧团的一行四男三女七个人,在荒山雪岭之?#26143;?#20239;辗转了三天三夜,马家军来了,他们就躲在石头后面和石?#36335;?#37324;,或者?#32433;?#36538;在牺牲战友身旁?#20843;饋?#20294;最终还是被马步芳的骑兵搜了出来,马家军把三个女战士捆在马?#25104;?#39534;走了,另外三个男战士牺牲在马家军的屠刀下,马守先头部至今还留着疤痕,由于伤情不重,他顽强机智地躲过了马家军的搜捕。

           “说句实话,看着战友牺牲在马家军的屠刀下,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那些红军女战士,小的才十三、四岁,被马匪俘去后,受尽了非人的凌辱。”当老人叙述这?#25991;?#24536;的战斗岁月时,苍老的脸颊布满了悲痛和伤感,眼眶里闪着泪花,与战友生死离别的悲痛,成了他一生心中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痛。从马守先老人的叙述中得知,他逃出虎口后,一个人茫然不知所向。为了找到?#28216;?#23613;快回到部队,他在辗转祁连的数年中讨过饭、放过羊、背过煤、当过沙娃(?#36234;?#32773;)、装过哑巴,最终和当地一户贫苦回族女子结了婚,成了回族中的一员。

           “就这样熬了十多年,终于盼到了解放。”老人长长地吐了一口气。1949年解放军进祁连剿匪,马守先主动为解放军当向导,和县自?#34013;?#19968;起配合解放军第三军骑兵?#28504;?#23665;,围歼残匪,用他的?#20843;擔?#20026;祁连的解放尽了力,也为牺牲的和活着的西路军战友报了仇。

           建立人民政权后,解放军把他?#24179;?#32473;当地政府?#25165;?#20102;工作。马守先曾在祁连县八宝乡当过两年乡长,公社化后又当了十多年的副乡长。在这期间,他十分珍惜新政府给他的荣誉,不居功,不自傲,在平凡的岗位上勤勤恳恳,做出了应有的贡?#31069;?#30452;到1962年离职?#36335;?#24403;了农民。回首往事,老人感慨地说:“刚逃到祁连县的那几年,做梦都想着回自己的部队,想着一块儿出生入死的战友,想着四川老家和家乡的亲人,谁?#22235;?#35299;思乡人的情啊!”马守先老人说,“文革”中生产队里有人称他们是“叛徒”“逃兵”“张国焘的走狗”,改革开放后的1984年他在政府的帮助下堂堂正正地回了一趟四川老家,老家的“烈士”牌子也因为他健康地活着而摘掉了。

           岁月汤汤,风雨凄凄。祁连山深厚的白雪,伟岸的松柏,绘出了一片空灵,一片溟濛。生命之泉注进沉重的命运长河,祁连山间的溪水啊,孤独的追求者!你从哪座山哪条沟来,又奔向哪里去呢?你?#31895;?#22320;蹒跚,带走了什么呢?你那么瘦弱,和你决然的意志多不相称!你流波的闪耀,是荣膺祁连山的甘露,还是祁连山的苦泪呢?#20811;?#26376;落下多少帷幔,时光也难以把心中的?#37096;?#25242;平。

           雄伟壮观的黑河大峡谷充满了神奇和诱惑,倒淌北流的八宝河,姿态万千,倾珠泻银般直流而下,清澈晶莹,沁冷甘美,翻腾澎湃的浪花,声响两岸,宛如在讲述一个沉重而令人心动的故事。

           老来苍茫思还乡,进入垂暮之年的马守先每当想起家乡和亲人,想起家中的?#23376;眩?#24515;情就难?#20113;?#38745;,止不住喉咙发热,眼圈发红。?#30887;?#21040;他从一个四川娃变成了青海的回族女婿时,马守先老人动情地说:“我12岁参加红军,爬雪山过草地,流落到现在,已经是七、八十岁的人了,是祁连的老百姓收留了我,是祁连的水土养活了我,是回族这个大家庭接纳了我……”老人指着头上戴的?#33258;?#24125;发出?#22235;?#24515;深处的感慨:“我的情分,我的牵挂都在这儿了,我的血脉也已溶进这个民族里去了,我的根也就扎在祁连山了。”

           流落在祁连山南北两麓的无数西路红军战士在推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和社会主义建设中以一名革命战士的责任和情怀发挥着作?#33579;?#40664;默地做出了一个革命者应有的努力与贡?#20303;?/span>

           走进历史,回忆当年英勇的西路军二万多将士在河西走廊顶风?#25226;?#19982;围追堵截的马家军在?#28251;?#30340;原野激战、周旋,把鲜血洒满了整个河西的原野。刀剑饮雪水,浩气贯长空,表现出中华儿女大无畏的革命英雄气?#29275;?#28872;士们的鲜血染红了美丽的格桑花,浸透了广袤的草原,以剑般犀利的锋芒,划破了时代的天空,谱写了中华民族壮烈的英雄史诗,历?#36820;?#27704;远铭?#29301;?/span>

           1984年落实政策后,马守先全家都成了城镇户口,但没有了土地,政府每?#36335;?#32473;他120元的生活补贴,虽然他的政治荣誉很高,但生活标准较低,日子过得平淡而充实。2008年9月马守先老人病?#30465;?/span>

           春风送来一条雪白的挽幛,缠绕在祁连山的胸前。“有的人死了,但他的精神长存,永?#33618;?#28781;。”?#24515;?#30340;这句话使我想起了臧克家先生的诗句:“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宁静的午夜,我掩卷?#20102;迹?#22312;方格之间为敬慕的英雄写一曲由衷的赞歌,只想告慰英灵,谨铭斯言,坚定我们的信仰和追求,让历史永远铭记祁连山中的那些难忘岁月。

           夕阳西下,我来到祁连县红西路军、解放军二军纪念苑。站在祁连县红西路军、解放军二军纪念苑的浮雕前,八十三年前那阴霾的天空下,西风萧瑟,万?#31350;?#33806;,西路红军在枪声呼啸、炮声隆隆中奋战在西部的大漠和寒冷高原的情景立?#35848;?#29616;在眼前,让人心潮如海难?#20113;?#38745;。回望历史,在倾听、寻觅和品读中,我们可以汲取精神的力量,充实自我,激励人生。流逝的岁月之河,可以无情地冲刷干净血雨腥风的印迹,也可以暗淡人们悲怆的记忆,但这用鲜血挥就的光?#20113;?#31456;,用革命烈士生命演绎出的悲壮,将永远?#20102;?#30528;红色的光芒,引领我们开拓进取,勇往直前!

    作者简介:聂文虎,回族,笔名牧人,网名麦子。就读于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作品获青海省“五个一工程”优秀作?#26041;薄?#22312;《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国妇女》《诗江南》《散文诗》《青海湖》《青海日报》《甘肃日报?#36820;?#21457;表作品。获中国记协优秀专题奖、大众摄影奖、华夏文学奖、青海文学期刊优秀编辑奖、青海河湟文学奖等省部级文学和摄影奖项四十余项。作品入选《中国短篇文学选》《中国校园诗歌选》《青海,可爱的?#20197;啊貳?#35799;青海2014年鉴》《青海散文双年选》《我们和玉树在一起》《时代先锋?#36820;?#19977;十六种文集。已出版专著《祁连情缘》《蝶舞云端》《天边的草原》《祁连山笔?#24688;返齲?#32534;著《祁连等你来》《媒体中的新祁连?#36820;?#25991;集。系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诗研究会会员,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青海省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作家协会副主席,《祁连山》文学?#21448;局?#32534;,《金银?#30149;?#25991;学?#21448;?#32534;委。现供职于青海省祁连县文联。


     

    相关新闻↓
        [ 返回首页 ] [ 打印 ] [ 关闭窗口 ]  
       
     
    青海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email protected]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12114安卓系
    <div id="ukgws"><s id="ukgws"></s></div>
  • <sup id="ukgws"></sup>
  • <li id="ukgws"><ins id="ukgws"></ins></li>
    <div id="ukgws"><s id="ukgws"></s></div>
  • <sup id="ukgws"></sup>
  • <li id="ukgws"><ins id="ukgws"></ins></li>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 捕鱼游戏搭建 浙江体彩11选五助手 快乐赛车开奖视频播放 七乐彩今晚最准确的人 辽宁11选五5开奖结果 極速安全vnp 海南七星彩百万位杀号 江西时时开奖结果表 六开彩开奖现场772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