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ukgws"><s id="ukgws"></s></div>
  • <sup id="ukgws"></sup>
  • <li id="ukgws"><ins id="ukgws"></ins></li>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州情 | 文化 | 图片 | 视频 | 旅游
      现在的位置: 海北新闻网海北人讲海北故事
    我的“大地”情怀
    来源: 海北新媒
    发布时间: 2019-04-10 08:57:41
    编辑: 潘定措

           “大地”,是我家在红崖湾的那一方四亩三分地。从我记事起就这样叫那片地,就像我们的乳名,每一块土地?#21152;?#19968;个名字,亲切而温暖。

           地域、地势、土地肥瘦等都会成为地块名字的要素,更多时候还赋予了人们对地块情感的因素。比如,红崖湾杨家地头上父亲开垦的那一块地叫尕生地,靠崖根树林里的那一块地叫那滩,二寺滩的那一块地叫自留儿,庙梁的就叫庙?#28023;?#19996;措河坝就叫东措,白杨沟临近包家坟园的就叫包家坟园。

           有了名字的土地,被赋予了一腔深情,于是就有了一份灵性和鲜活的生命力。我家的土地就在这几个地方,旱地水地零零碎碎散落在山坡田野肥沃丰饶的土地上。多年来,这些有了名字的土地适?#29616;?#20160;么庄稼,父母亲和我们姊妹都熟稔于心,了然于胸。

           在这一片片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上,融入了我太多太多情感上的倾注,这些土地、这些富有生命律动的名字,注定成为我今生心中无法割舍的情愫和诉之不尽的乡愁。我无法用语言描绘出对“大地”的那份深情厚意。“大地”里烙下了我生命初始阶段的记忆,也给予了我无限的希冀?#22836;?#21402;的回馈。

           我一直对“大地”有着深深的眷恋和无限深情。尽管现在近乎荒芜的“大地”不属于我,但我依旧无法割舍对“大地”的那份敬畏和那份深情厚意。

           我家的“大地”是麦子的主要种植之地,?#24615;?#30528;一家人的希望。小时候我总是分不清麦子和青稞,就像分不清蒜苗和葱一样。最后用母亲教的最笨拙的方式来区分,就是“大地”里种的是麦子,磨出来的是白面;山上旱地里种的是青稞,磨出来的是?#29992;媯?#20026;此,我对“大地”更倾注了一份特别的感情和希冀。

           与土地惺惺相惜的父辈们把自家的土地看成自己的命,甚至胜过自己的生命,“大地”是我们家的命系儿,一年的麦子收成就指望着“大地”。一年四季,自播种到秋收,父母亲几乎天天趴在地里劳作,用一颗感恩和敬仰的心去“伺候着土地。

           常言道:“不怕地薄,就怕肥少。 粪是农家宝,庄稼离它长不好。”以前每年正月十五才过,庄稼人开始往地里拉家粪了。庄子里彼此起伏地车挂?#26087;?#25289;响了春天的生命之音,村庄里、地里田间弥漫着浓浓粪土味,这是高原的春天特有的气息。

           红崖湾也是我家的冬卧地。羊圈就在“大地”不远处。每年夏天,每次下雨,我们就拉土垫圈,到了秋天又把圈里的粪土铲出来堆成堆,仍其在风吹雨淋中发酵,沤成地里最好的肥料。我家羊圈里每年的肥料足够,因而不用三更半夜赶着马?#31561;?#21508;个单位的厕所里抢着掏大粪。为此,我们比其他社员家有着一种实实在在的优势。

           父母亲们深知“二月里人哄地,八月里地哄人”的?#31995;?#29702;。所以对每一片土地都浸入了全部的心血。每年春耕前,父母亲就带我们先去“大地”扫燕麦,“大地”扫的比院子还干净,地里燃烧着扫的碎草堆,一堆堆?#30333;?#38738;烟的“大地”,成为早春红崖湾别具一格的风景,也氤氲着春天的无限生机和活力。“大地”扫干净后再拉上充足的肥?#24076;?#25773;种后的“大地”在鸟儿地啼叫声中发芽抽绿。

           从播种到秋收,村民们在自家的庄稼地里忙碌着,田间地头的?#30041;鏈堆獺?#22320;棱坎上吃草的老牛、林间嬉戏玩耍的孩子们,使红崖湾成为名副其实的田园生活图景,一切是那样的祥和安宁。半山半水半田园,我深爱着我生命的家园,深爱着脚下的这片土地。

           每一次踏上这片土地,我都能感受到它呼吸的气息与心跳的律动。也能感受到从土地中传来的一脉深情,这种深情从脚下传到我的心里,流淌在我的血液里,使我有一种安心的踏实感和心灵归属感。

           俗?#20843;擔?ldquo;人黄有病,苗黄缺粪。”因为我家羊粪劲道足够,“大地”里麦苗透齐时就是一片与众不同的墨绿茵润。一家人更是精心饲弄着庄稼。 从抽大草到捋燕麦,“大地”里我们一家人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汗水。尽管播种之前扫了燕麦,种子收拾的很干净,地里?#25925;?#38271;满了肥茵茵的燕麦。

           小时候每次看着“大地”里旺盛的庄稼,眼前浮现的是一?#34949;?#19968;?#34949;?#30340;白面馒头和白面的面片。因而在地里劳动的时候特别卖力,尤其割田的时候可以和大人拼着拉趟。“大地”从来没有?#20960;?#25105;们的辛勤耕?#29275;?#20960;年时间,家里后面的库房里垒起了存粮,白面馍馍和白面的面片不再是魂牵梦萦的奢望了。

           秋收后,又开始冬灌,为来年的春耕作准?#28014;?#24180;复一年,更迭轮回,为了生活,我们就这样?#37327;?#20102;一年又一年。记不清何时起,土地不再是村民们赖以生存的依靠,我家山上的旱地退耕还林了,二寺滩和东措两处水地被征用了,唯剩下四分五裂的“大地”了。我和三姐出嫁后队里很快划去属于我们的那几分地。母亲去世后,“大地”又分成了几块,一道道新的棱坎隔开了兄弟姐妹的血脉之情。

           斗柄东指,天下?#28304;骸?#36716;眼间又是一年春耕时,我特意去看看我的“大地”。“大地”地头上的那一棵歪树长得比记忆里高大了,静?#34255;?#31435;在地头。如同我,看着落寞荒芜的“大地”,?#28108;?#30528;一份刻骨铭心的情怀和永恒不变的执念。

           “大地”里不种庄稼已经好几年了,姊妹们几年前种上松树和白杨树。杂草和树苗一样葳蕤绸密。有些人家的土地就那样撂着,任其?#24597;磧社?#22320;荒芜,任各类杂草自由自在疯狂生长。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阳光下这一片温厚的黄土地透着一种黄灿灿意味深长的韵味,我有一种怅然若失的落寞感?#22303;?#24796;感。人啊,怎么可以忘本,怎么可以?#20960;?#22303;地无言的恩泽?

           ?#36824;?ldquo;大地”如何变化,我的灵魂已深深浸润在这片土地上,我曾经留下的点点滴滴的汗水,渗入泥土的每一寸肌髓,凝结成我心之田园的阡陌垄径。沿着”大地”的血脉,?#19990;?#30528;“大地”的肌肤,划下一行行生命的诗歌。

           高天厚土,给了我生命的底色;村庄和?#22534;?#32473;了我生命的活力。我的“大地”给了我生活的希望和人生的启悟。回到“大地”,便是回归自然,回归了灵魂的栖息之地。

           岁月倥偬,沧海桑田;生命无常,四季轮回。而我,虔诚地祈愿我的“大地”永远年轻健康,?#32769;的?#19968;份人间亲情。

           收笔之时,我突然想起了父亲曾经常常说过的一句话:“千买卖,万买卖,不如庄稼人的半土块.......”

    相关新闻↓
        [ 返回首页 ] [ 打印 ] [ 关闭窗口 ]  
       
     
    青海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email protected]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12114安卓系
    <div id="ukgws"><s id="ukgws"></s></div>
  • <sup id="ukgws"></sup>
  • <li id="ukgws"><ins id="ukgws"></ins></li>
    <div id="ukgws"><s id="ukgws"></s></div>
  • <sup id="ukgws"></sup>
  • <li id="ukgws"><ins id="ukgws"></ins></li>
    高频彩的技巧与心得分享 招财童子电影完整版 25选5app qq飞车手游手机壁纸 08波尔多小帆船 卡迪夫城市大学会计 15选5彩票软件 钻石交响曲APP 澳门bbin电子游戏 幸运龙宝贝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