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ukgws"><s id="ukgws"></s></div>
  • <sup id="ukgws"></sup>
  • <li id="ukgws"><ins id="ukgws"></ins></li>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州情 | 文化 | 图片 | 视频 | 旅游
      现在的位置: 海北新闻网海北人讲海北故事
    那些年我们吃过的野菜——胡萝卜
    来源: 海北新媒
    发布时间: 2019-04-09 09:21:22
    编辑: 潘定措

           胡萝卜的焪拌是我们曾经吃过的养命饭。

    -—-—-题记

          盼望着,盼望着,终于盼到了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的季节。

            一开?#28023;?#25105;?#25237;?#22065;大姐、二姐,春耕的时候一定喊我一声,我要去地里拾胡萝卜。我想吃胡萝卜做的焪拌,想吃胡萝卜炸的油骨朵儿,还想吃胡萝卜的包子。想想这些曾经吃过的美食,就禁不住垂涎欲滴,浮想联翩。焪拌,那时候我们不叫美食,而是叫养命饭。

            胡萝卜,也叫棉萝卜、甜萝卜。胡萝卜生命力特别旺盛,自由自在生长在山上的旱地里,可以吃春秋?#35762;紓?#26366;经养活?#23435;?#25968;乡民百姓。往事悠悠,余味绵长;生活越是富裕的今天,越是怀念儿时吃过的那些野菜,那清香醇厚的味道,与我,是对清贫岁月的一种回?#21486;?#20063;是回首岁月的一曲缱绻恋歌。

           七八十年代的农村,光阴贫瘠,物质匮乏。尤其每年三四月,酸菜吃完了,蔬菜还没有种植,每天焪洋芋、炒洋芋吃的让?#23435;?#37324;老犯酸,天天晚上“七份洋芋三分菜,面叶挂了个帅”?#37027;?#27748;寡水的杂面干菜汤饭,让人吃的嘴寡淡寡淡的。母亲紧计划慢计划节省粮食,八九月?#25925;?#32463;常出现青黄不接的现象。好在造物主怜悯天下苍生,馈赠了许许多多天然的野菜,从三月下旬开始,漫山遍野就有野菜陆?#21483;?#32493;发芽。胡萝卜是最早让人们接济生活和营养舌胃的野菜。

    ▲胡萝卜


           春天,大地还未完全苏醒,胡萝卜在肥沃的土壤里已经孕育得白?#30528;?#32982;。小时候,每到仲春时节,大姐二姐就拿着铲子,背着干粮,拿上尕麻袋去山地里挖胡萝卜。挖来的胡萝卜母亲放在地窖里,有计划地给我们做焪拌、包包子、炸油骨朵儿。

           春天的胡萝卜特别甜,我们又叫甜萝卜。母亲清晨早早起来,在土锅头的烧锅里做一大锅焪拌,然后去下地干活,我们姊妹几个一天往黑里就舀着吃焪拌。那味道,现在想起来依旧是唇齿留香,口舌生津。做焪拌的时候,先把甜萝卜放在锅里,倒入适量的水,再苫上一层青稞面或者麸子面,?#26085;?#29087;搅匀后,母亲给每人舀一碗,我们?#25237;?#22312;灶火旁边,大快朵颐,狼吞虎?#30465;?#20004;三碗下肚后,那余味随着一个个饱嗝氤氲在唇舌间,弥散着绵绵不绝的甜香味。

           那时候的山地里,胡萝卜特别多。春天,刨开土地上面松软的醒土,就?#37255;?#32993;萝卜密密麻麻的芽。赶着茬儿挖,一天就能挖一麻袋。尤其在犁地的时候,?#32507;?#37324;白花花的胡萝卜拾也拾不完。小时候每次去山上旱地里播种的时候,母亲就会多拿几个尕麻袋,带上我们姊妹去拾胡萝卜。父亲在前面犁地,我们跟着?#32507;?#25342;胡萝卜,每一?#21619;?#26159;满载而归。因此,我们?#33756;?#24515;所欲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水里煮着吃,炉子里烫着吃,埋在炕灰里烧着吃。看母亲不再骂我们“有了一顿,没有了干停”,不会将惜的话的时候,我们胆儿也稍微大了起来,越是吃地肆无忌惮。

           虽然我们变着花样吃地酣畅淋漓,但心里牵着的?#25925;?#27597;亲包的胡萝卜包子和油骨朵儿,站在锅头边,眼睛瞟着锅里蒸的焪拌,总是抬着一副饿眼相。

           油骨朵儿除了家里“念亥提听”动油锅的时候炸,秋天新粮食打下来,新面磨上的时候炸外,其他时候母亲不轻易炸,因为费油。但春秋天胡萝卜下来的时候,母亲会炸一次胡萝卜的油骨朵给我们解馋,那香甜脆酥的味道啊,真正是舌尖上的珍馐美?#20572;?#20197;前是,现在也是,以后?#25925;恰?#37027;一朵朵黄灿灿的油骨朵是童年最耀眼的记忆。

    油骨朵儿


           小时候,春天跟着大姐放羊的时候,父?#33258;?#19977;叮嘱不要让羊去地里刨胡萝卜吃。“青黄不接春三月”的春荒季节,羊吃不饱肚子容易乏。但吃了一冬枯黄瘦草的羊的嘴比我们的还紧,路过土地的时候,一窝蜂似的涌向地里刨胡萝卜,挡也挡不住,羊的嗅觉好像很灵敏,?#36335;?#33021;闻见胡萝卜的味道,羊刨土的地方就有胡萝卜密密麻麻扎满了头。看到胡萝卜我们早把父亲的叮嘱抛到脑后,从羊的嘴底下抢着刨胡萝卜。母亲给我们拿的晌午饭,不到中午就吃完了,整个下午就刨胡萝卜充饥。

           暮归的时候,还可以刨上?#21483;?#21475;胡萝卜。我们就地取材,用“抛尔式”绑住两个袖子的袖口,然后袖筒里面装上胡萝卜带回家。那时候没有那么多讲究,?#21507;?#32993;萝卜上的土在袖子或者?#38470;?#19978;胡?#20063;?#19968;下就直接吃到嘴里,那满嘴泥?#24651;那?#39321;,胡萝卜的甜醇,?#20004;瘢?#24819;起来总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那悠然于心的至真至纯的快乐,今生难以忘怀。


           秋天的胡萝卜比较棉,我们也叫棉萝卜。焪洋芋的时候,在洋芋上放一层棉萝卜,吃起来特别甜,那又是一种浸透味蕾的味道。忘不了在每年割田的时候,焪一锅新洋芋和棉萝卜,大家坐在地边加“腰食?#37027;?#26223;和那甜香的味道。以前,每年秋天,割完庄稼的时候,大姐、二姐一边去拾穗头儿,一边挖棉萝卜,小小年纪就去苦光阴,成了父母的好帮手,成了家里?#37027;?#21171;力。


           三月?#28023;?#22914;愿以偿地跟着姐姐们去山地里种青稞。?#19978;?#29616;在经常用化肥和农药,土地有些板结,胡萝卜也濒临绝迹,挖了一早上的胡萝卜,就挖了数得过来的十几根,跟在播种机的后面来来回回跑了几十趟,?#32507;?#37324;也不见胡萝卜的踪?#21834;?#19968;群羊在地里来来回回赶趟儿,这儿刨刨,那儿刨刨,一声声的叫喊声里满是失望的味道。

           我们顺着羊刨过的痕迹去寻找,依旧是失望而归。姐夫说农药把能吃的野菜都药死了,就是药不死有些无用的杂草,如那些地边里探头探脑的绿茵茵的冰草芽。坐在地塄坎上,沐浴着暖暖的阳光,闻着泥土的芳香,嚼着胡萝卜,听姐姐们讲过去的故事,回忆着童年的往事,回忆着我们一起走过的岁月。

           回首往事,无限感慨;曾经光阴贫瘠,但应了父母和姐妹们?#37027;?#33510;?#25237;?#27809;让我们挨饿,而是让我渡过了一个无忧无虑的快乐童年;尽管生活很清苦,尽管我也经常漫山遍野挖野菜,但那时候我们心里却充满了快乐,一家人和和睦睦,为了美好的生活一起努力着,把清贫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回首往事,感恩家乡富饶的土地养育了我们,食药?#24067;?#30340;山中野菜使我们?#39312;?#20102;饥饿的折磨,那一?#25991;?#24536;的生活经历?#21340;?#23500;了我们的人生,使我们懂得了生活的艰辛,学会了忍?#20572;?#23398;会了坚强,学会了自食其力,学会了珍惜一饭一粒,学会了爱惜大自然中的一草一?#23613;?/span>


           今年没吃上魂牵梦萦的棉萝卜焪拌,又留给了我一份牵肠?#21494;?#30340;等待和遗?#21486;?#22823;姐?#21040;?#24180;秋天找点种子,种上一畦棉萝卜,明年春天就可以吃了。平安县的一位老师?#21040;?#24180;秋天给我寄点种子,于是,这个春天,我在回忆里坐等秋天。


           或许,很多人不知道这其貌不扬的胡萝卜,曾经养活了?#22797;?#36139;困苍生的救命草根,竟然是天然的人参果。而如今,胡萝卜?#37255;唇?#28626;临绝迹,叫我如何不眷恋?又叫我如何不感怀?

    相关新闻↓
        [ 返回首页 ] [ 打印 ] [ 关闭窗口 ]  
       
     
    青海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email protected]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12114安卓系
    <div id="ukgws"><s id="ukgws"></s></div>
  • <sup id="ukgws"></sup>
  • <li id="ukgws"><ins id="ukgws"></ins></li>
    <div id="ukgws"><s id="ukgws"></s></div>
  • <sup id="ukgws"></sup>
  • <li id="ukgws"><ins id="ukgws"></ins></li>
    深蓝海域APP 斯图加特城市 亚特兰大球场 波尔多液用途 江苏新快3开奖结果 夜店之王客服 腾讯湖南麻将下载 重庆一门兴装饰 欢乐球吃球下架了吗 梦工厂动画人物